Le❤set

我活了我活了,立的flag等我过几天写。

🐎个开头

车学沇总是那么温柔,照顾着弟弟们,照顾着郑泽运,不是说郑泽运没有办法照顾自己,但有些时候他比车学沇更有童心。

我把一生的爱都存在他那儿,靠近时吐息绵长,坠落时绚丽如花,这世上除了爱他别无其它值得关心。
我便化作一只凤蝶与他纠缠,又化为姑娘与他欢好,恋他爱他坠入他的深渊,下坠沉没,最后破碎成无数花瓣,洒进他心田,落入他梦乡,做他的朱砂痣,做他唯一的梦魇。

啃拉《吻》

你还没休息吗?李在焕推开工作室的大门,他正坐在电脑前将灵感一一编入歌曲,头顶暗淡的紫色灯光毫无疑问会致使视力降低,玩闹时淡忘的作为哥哥的责任此刻燃烧在胸膛,稍提高音量将人唤醒,没有眼角粗黑眼线的装饰金元植此时显得意外乖巧,风格强烈的rapper如梦中惊醒般,低喊一声,低沉的嗓音回荡于工作室小小的空间,李在焕只觉这人可爱,那声音听得心头痒痒,心痒之余却也没忘了此行目的。

由于金元植沉浸于创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待在宿舍的成员不免有些担心他,几人派遣了他最喜欢的在焕哥来看看他,于是李在焕下班后立马让经纪人载着自己去金元植的工作室。由于工作结束的晚,等终于到达目的地了,一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小心翼翼推开工作室的门却看见仍在工作的弟弟。

“元植,你怎么还不休息?”

金元植长舒一口气终于从工作中缓过神来,他摇摇晃晃站起来随后瘫倒在沙发上,李在焕见状立马过去帮人找毯子。

“今晚我就睡在这儿吧,在焕哥也早点回去吧。”

刚抖开一条毛毯就听金元植这么说,李在焕手中动作一滞,半阖双眼中闪过悲伤,整理好情绪转过身面对人,他嬉笑着将毯子盖在人身上。

“元植还因为上次的事情而生气吗?我道歉,对不起啊元植,呜嘤不要不理我啦~”

紫色灯光流淌在线条鲜明的脸庞,柔软唇瓣折射着淡淡光芒,李在焕回想上次的触感不由得咽下口水,观察到金元植绵长均匀的呼吸,料想他因这几日疲倦恐怕已进入梦乡,于是轻唤金元植的名字,见没有反应边肆无忌惮起来,俯下身子嘴对准人唇瓣凑上去亲吻。浅浅的亲吻完毕,刚撤开嘴唇的李在焕听见那低沉的嗓音说着。

“在焕哥,我们做吧。”

京蝦太太!!我爱您!

「爀运」理想爱情

*AU年龄改动

郑泽运是个害羞又怕生的孩子,他和韩相爀是在公司碰见的,论出道时间韩相爀该喊他前辈。当时他跟在经纪人身后准备前往拍摄现场,韩相爀就是那时候碰到他的。

刚进公司的少年眼睛里闪烁着星光,形似桃花的眼睛一眨一眨环视四周与路过的人打招呼,那种单纯干净的感觉正是他喜欢的,何况韩相爀本身就是小他五岁的孩子。

郑泽运很少能直接表达出情感,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形象让韩相爀产生了紧张感,他一直都很畏惧郑泽运,觉得郑泽运是位严厉的不能亲近的前辈,直到某次合作无意惹得郑泽运大笑才发觉,其实这位大他五岁的哥哥并没有想象中的恐怖。

数次亲密接触后,两人确认关系很快,是韩相爀向他告白的,不同于郑泽运模特的身份,韩相爀是作为演员出道的,他当时也考虑过如果这件事被外界媒体知道,他们俩未来的道路会有多么难走。

但韩相爀就是韩相爀,郑泽运心里那个双商极高却仍然天真的孩子,长他五岁的郑泽运选择了守护那份美好,他在韩相爀面前从不提及过未来怎样,只想要韩相爀能够愉快的度过与他在一起的每一天。

两人秘密恋爱了,因为宿舍楼距离不远,他们时常是窝在郑泽运的宿舍里玩闹休息,在需要出通告的日子里会约定好时间碰头,虽然不能在大众面前公开,但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简单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郑泽运心里很清楚韩相爀对他的感觉,他同样也很喜欢韩相爀,可是随着相处时间变长他逐渐意识到两人之间出现隔阂,他试着理解韩相爀,他试着去包容这个弟弟,或许是稍大的年龄差导致他们产生了极深的误解。

韩相爀和剧组里的其他人走的很近,几乎每部参演的剧本,不论男女都与他十分亲密,每一张上传至INS的照片郑泽运都有看见,说不嫉妒是假。郑泽运的工作环境致使他无法像韩相爀那样愉快轻松地与别人约会,通常他只能与工作人员聚餐,认识的前辈们也很少有时间赴约,他自认问心无愧。

郑泽运看着那些漂亮的男女与韩相爀一同合照,心里一阵躁动,他想质问韩相爀对他的感情是否已经淡化了,但又因过分在意辈分,他试着让自己显得沉稳些便一再拖延,直到那天韩相爀将李弘彬带回家。

那是有着大眼睛长相精致的男孩儿,他眨着眼睛环视四周,随后被韩相爀几句话逗笑,前俯后仰笑倒在沙发上,郑泽运打开房门时韩相爀和他嘻笑打闹,听见开门声后他回过头甜腻的喊着“泽运哥”随后又与那男孩儿聊的火热。

郑泽运在一边坐着等他送走李弘彬,韩相爀回来时嘴里哼着曲子显然心情很好,他闭眼呼出一团热气为自己打气,再次睁眼时起身抓住韩相爀的手腕,他几乎是以恳求的语气请求比他小了五岁的弟弟回答,韩相爀眨巴着眼睛看他却没有说话,他急切的渴望着听到答复,在寂静的空间里思绪随着两人的呼吸声起伏变换。

是他太过于追求理想了么?郑泽运反问自己。或许他想要的理想爱情是韩相爀所不能理解,隔绝人事只有两人的爱情只存在于幻想中,他与韩相爀即使相互扶持走过了五年的时光也终究达不到那过于崇高的境界,距离七年明明还剩下700多天的倒计时。

胡思乱想间今年刚满25的男孩儿凑近他,唇瓣缓慢覆盖他的嘴唇,郑泽运闭上眼回应他,韩相爀特有的软糯鼻音于耳畔响起,他听见陪伴他走过五年时光的大男孩说爱他,听见赫赫有名的韩演员向他道歉。

他睁开眼去看眼前的男人,嘴角不住上扬,透过那双花瓣形状的眼睛他似乎又看见初遇时的少年,阳光下那人笑着与他打招呼。就在那个瞬间,如同太阳般温暖的男孩儿从此住进他后半生的记忆里,他的理想爱情。